道在瓦甓论汉代瓦当书法的气

转载声明:

作者简介:叶木桂(~),男(汉族),广东肇庆人,讲师,硕士,研究方向:文艺美学。

转载声明:本文系编辑转载自网络,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因部分图片损坏严重,更换为瓦当实物图片)

摘要:汉代文字瓦当是古代瓦当艺术的最高水平体现者,瓦当书法在古代中国书法艺术之中独树一帜。瓦当书法与气有着密切的关联.舒险敛丽四种瓦当书法的审美风格对应着和粗郁平之气,表达喜怒哀乐的心理情感。瓦当书法在表现生命情感的同时,因随圆变形的独特书写技法,展现出清、和、肃、壮、奇、丽、古、澹这八种书法气格。运动、力量和气势之美构成了瓦当书法尚气的美学追求,达到了古代瓦当的艺术水平最高峰。这种艺术韵味和审美文化意蕴的背后,则是瓦当书法作为一种“生命的形式”传递出“生命的意味”,体现了大汉盛世积极向上地张扬生命价值的时代审美文化表征。

关键词:汉代瓦当;瓦当书法;气;情感;气格;审美文化

引言

“气”,是中国传统艺术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对此,叶郎说过:“‘气’不仅构成世界万物的本体和生命,不仅构成艺术家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的整体,而且也构成艺术作品的生命。[1]南齐谢赫所提出的“气韵生动”则成为古代艺术的美学追求至高境界:中国书法,这种传统艺术自是与“气”这一美学范畴有着密切的联系。北宋苏轼在《论书》中提出:“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为成书也。”[2]清代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亦日:“字有筋骨、血脉、皮肉、神韵、脂泽、气息,数者缺一不可……总之以法为主,气以辅之。”[2]因此,中国书法离不开一个“气”字。正是“气”的注入,书法艺术得以血脉贯通,风神立现,其旺盛生命力也方得以延绵无绝,代代生辉。

汉代瓦当书法,是中国书法艺术中的珍品。其独树一帜的艺术特色使瓦当不再是简单的“盖瓦头”,而是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工艺精品。瓦当书法是汉代书法的高水准体现者,其简拙浑朴有之,畅逸遒丽有之,圆润婉美有之,又或峭拔刚挺,或雄博古穆,或绵劲流秀……其中透出神气、生气、骨气、志气、逸气、秀气、峻气、劲气、豪气、雄气……风姿灼约的瓦当书法给世人呈现出气脉流动、生意盎然、美不胜收的“气”的文字艺术世界。我们将考察瓦当书法的生命情感表达形式,以及气之变和风格之间的关系,在审视瓦当独特的书法艺术的同时,探讨其背后所承载着的审美文化表征。

1生命的情感表达

关于中国书法,宗白华在《中国书法艺术的性质》中说道:“中国的书法,是节奏化了的自然,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3]可见,中国书法不是简单的文字符号,而是“活”的情感形式,是表达人的生命情感的载体。对此,李泽厚认为:“它像音乐从声音世界里提炼抽取出乐音来,依据自身的规律,独立地展开为旋律、和声一样,净化了的线条——书法美,以其挣脱和超越形体模拟的笔画(后代成为所谓‘永字八法’)的自由开展,构造出一个个错综交织、丰富多样的纸上的音乐舞蹈,用以抒情和表意。”[4]69随着墨线的龙蛇游动,气脉贯通,心手达情,人的情感之流如音乐舞蹈般有节奏地自由释放,尽情表达,终而畅神悦志。

元代书法家陈绎曾在《翰林要诀·变法》一文中提道:“喜怒哀乐,各有分数:喜则气和而字舒,怒则气粗而字险,哀即气郁而字敛,乐则气平而字丽。情有重轻,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2]喜怒哀乐的情感变化引起气的和粗郁平之变化,而气的变化各殊则导致书法的舒险敛丽之不同审美效果。瓦当书法把复杂幽微的人的心理情感传神地表现出来,令人们感受到了古人的喜怒哀乐,亦倾听到了书法所奏出的生命脉动之音。

1.1喜:气和而宇舒

心情欢喜高兴,气则和顺畅通,书写之字则舒展宽博。对此,宋代董迪在《怀素洪州诗》中说道:“夫君子养心,贵在不屈,必气和而在,物无累之,则浩搏天之外而若无所碍也:”[2]图1的大富瓦当,反映了古人祈望大富大贵,渴望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其欢喜和顺的心情可见一斑。“大富”二字随圆就势,由上而下书写,气满充盈地占据当面圆形空间。文字体大架宽,线条舒展流畅,给人以疏朗稳重、气通豁达、爽爽的喜悦欢愉之感。

图1大富瓦当

1.2怒:气粗而字险

内心愤恨威怒,气则急促粗重,书写之字则险峻峭拔。对此,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论道:“古人喜气画兰,怒气画竹,各有所宜。……徐季海善用渴笔,世状其貌,如怒猊抉石,渴骥奔泉,即所谓怒气也。”[2]图2的佐弋瓦当,为汉代佐弋令官署建筑瓦当。为了显示巍巍大汉王朝的威严以及佐弋令的赫赫威风,“佐弋”二字由右而左书写,结体斜势,线条圆和苍润,呈现出怒张威发、骨硬气猛、颖达劲利的势态,令人望而生畏,畏而止步。

图2佐弋(yi)瓦当

1.3哀:气郁而字敛

悲伤哀愁,气则沉郁屈结,字由之而收束内敛。图3的齐园宫当瓦当,为汉武帝子齐王刘闳长陵墓瓦当,寄托了对仙逝之人的缅怀与哀思,故其文字情志沉郁。唐代窦蒙的《字格》则谓:“兴致不弘日束:”[2]“齐园宫当”四字,在有限的格界内依势变形,笔画方折拙简,字体提敛屈顿,斜而复正,给人以紧结敛束,沉若云郁,惊悚峭绝之感。

图3齐园宫当

1.4乐:气平而字丽

快乐愉悦,心正而气平,字由之而隽秀流丽。对此,明代解缙在《书学详说》一书中指出:“乐而融之也,而梦华胥之游,听钧天之乐,与其箪瓢陋巷之乐之意也。”[2]如图4的长乐未央瓦当,表达了王公贵族渴望能够永远快乐、幸福千秋、永无止境的美好愿景。“长乐未央”四字,笔画灵秀逸动,线条颀长清润,传递出温雅秀丽、清遒蕴藉之美感。

图4长乐未央瓦当

清代包世臣在《艺舟双辑·答熙载九问》指出:“书之形质如人之五官四体,书之情性如人之作止语默,必如相人书所谓五官成,四体称,乃可谓之形质完善,非是则为缺陷;必如《礼记》所谓九容,乃得性情之正,非是则为邪僻。”[2]的确,书法如人,书形如人形,书情如人情。汉代瓦当书法即是如此,通过其形象生动、灵活多变的文字自由地抒情画心。苏珊·朗格说过:“如果想要使得某种创造出来的符号(一个艺术品)激发人们的美感,它就必须以情感的形式展示出来;也就是说,它就必须使自己作为一个生命活动的投影或符号呈现出来,必须使自己成为一种与生命的基本形式相类似的逻辑形式。”[5]以此来看,瓦当书法之所以具有美感,是因为它以一种生命的形式传递出人的幽微细腻的性情意绪,从一笔一划里看到的是人的生命本身。让这“生命的形式”生气勃勃地活动起来的动力就在于“气”的灌注和运行。可见,“气”是瓦当书法之美的重要基础元素。若缺少了“气”,瓦当书法将气候不通流,气韵难以生动,美之魅力亦尽消。

2丰富多变的气格

情感和气的变化影响了瓦当书法的审美效果,而瓦当书法书写的变化又造就了瓦当书法气格的殊异。陈绎曾在《翰林要诀·变法》一文中提到书法的八种风格:“清和肃壮,奇丽古澹,互有出入者是。窗明几净,气自然清;笔墨不滞,气自然和;山水仙隐,气自然肃;珍怪豪杰,气自然奇;佳丽园池,气自然丽;造化上古,气自然古;幽贞闲适,气自然澹。八种交相为用,变化又无穷矣。[2]瓦当书法虽以篆体为主,但其书写技法千变万化,其风格亦多种多样。我们以上述八种风格为例,逐一考察瓦当书法所表现出来的“气”的风格神韵。

2.1气清

这是指清新自然,通透脱俗。西晋卫恒对此说道:“是故远而望之,若翔凤厉水,清波漪涟,就而察之,有若自然。”[2]13图5的“维天降灵延元万年天下康宁”十二字,结体疏朗,字体娟秀,圆润清丽,华美超尘。此外,清秀者,如八风寿存当瓦当;清丽者,如东宫瓦当;清朗者,如千秋长安瓦当;清劲者,如长生未央瓦当。

图5维天降灵延元万年天下康宁瓦当

2.2气和

这是指虚灵平和,冲淡蕴藉。唐太宗有道:“所资心副相参用,神气冲和为妙,今比重明轻,用指腕不如锋锥,用锋锥不如冲和之气,自然手腕轻虚,则锋沈静。”[2]图6的“千秋万岁”四字,显得平和清润,含蓄蕴藉。此外,柔和者,如延年瓦当;宽和者,如破胡乐哉瓦当;和畅者,如羽阳千岁瓦当;和雅者,如延年益寿瓦当。

图6千秋万岁瓦当

2.3气肃

气肃,指严正整肃,静谧幽深。整肃者,如长陵东当瓦当(图7)。“长陵东当”四字,紧凑舒展,整肃瘦劲,峻森冷幽。此外,端肃者,如上林农官当瓦当;凝肃者,如流远屯美瓦当;肃和者,如神气咸宁瓦当。

图7长陵东当瓦当

2.4气壮

窦蒙的《字格》谓道:“力在意先日壮。”[2]这里强调的是雄浑宏强、壮丽道伟的阳刚之力美。雄壮者,见图中羽阳万岁瓦当(图8)。可见字体规整、气势雄浑、壮美豪逸。此外,遒壮者,见图中上林瓦当;宏壮者,见图中关瓦当;刚壮者,见图中折风阙当瓦当。

图8羽阳万岁瓦当

2.5气奇

奇,“参差起复,腾凌射空,风情姿态,巧妙多端是也。”[2]奇诞者,如千秋万岁瓦当(图9)。此文字为鸟虫篆,其“千”字写作鸟形,构思怪诞有趣。此外,奇巧者,如冢瓦当;雄奇者,如齐园瓦当;奇肆者,如长乐未央瓦当。

图9千秋万岁瓦当

2.6气丽

气丽,唐代欧阳询的《用笔论》道:“丽则绮靡而清遒。”[2]图10的“石室朝神”四字,字体秀丽,平和简静,遒丽天成。此外,华丽者,如万岁冢当瓦当;隽丽者,如巨杨冢当瓦当;繁丽者,如延年益寿瓦当;雅丽者,如泱茫无垠瓦当。

图10石室朝神宫瓦当

原图磨损严重

2.7气古

气古,即高古,指淳朴渺远的太古意识,玄妙深渺的境界。古穆者,如与华无极瓦当(图11)。此瓦当文字结体端庄规整,字体雍容古穆,拙中见巧。此外,古拙者,如永承大灵瓦当;古茂者,狼千万延瓦当;古趣者,如仁义自成瓦当;醇古者,如光耀隗宇瓦当。

图11与华无极瓦当

2.8气澹

气澹,指孤闲淡远,恬静安然,意醇境深。图12的“涌泉混流”四字,结体平和,笔画秀美,淳澹境远。此外,高澹者,如前堂食室瓦当;澹逸者,如利央瓦当;澹远者,如长乐未央瓦当。

图12涌泉混流瓦当

汉代瓦当书法的气格丰富多变,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独特的书写构形——因圆(形)而变。与一般的书法不同,瓦当书法的书写是在圆形的当面空间里进行,故其书写必须做到依圆就势,随势而变。一是平正型。这种类型的书写特点在于,文字正立,为了顺应中心圆或者外圈,与之相近的笔画随弧线变化,其书法气格往往表现为平顺舒和。如图13的“万岁”二字,方折的笔画居多,部分笔画做适当的弯弧变形,字体正立规整,平正宽博。此类型的瓦当还有乐瓦当、逸延寿瓦当、汉并天下瓦当,等。

图13万岁瓦当

二是向心型。此类型的书写特点是,瓦当文字的上部贴近并沿着外圈分布,文字的底部往圆心聚向,其书法气格通常表现敛肃奇趣。图14的“千秋万岁与天无极”八字顺时针绕着外圈匀布于格内,字底聚向中间写有“千金”二字的中心方格,字体上宽下窄,显得浑圆意趣。千利万岁瓦当、吴氏舍当和春林万岁瓦当等属于这种类型的书法。

图14千秋万岁与天无极千金瓦当

三是旋转型。这类型的书法,位于圆心和外圈之间的文字绕着圆心旋转变形,多是展现出灵动逸丽的气格。图15的“高安万世”四字旋转拉长,结体紧凑,线条婉转,字体飘逸秀雅。万岁冢当瓦当、守祠堂当瓦当和长生无极瓦当等亦属此类型书法。

图15高安万世瓦当

宗白华说:“气韵,就是宇宙中鼓动万物的‘气’的节奏、和谐。”[6]他认为,一切艺术都趋向于音乐,音乐感即是它的“韵”。汉代瓦当书法之所以达到了气韵无穷的境界,是源自于其多变之气格所传递出来的节律性音乐美感。而这气韵之美,不仅在于瓦当书法书写构形的规律性,以及由之而化变出来的多样风格,更重要的是其气格所蕴含着的精神生命的谐和激情律动。

3尚气的审美文化表征

中国古代书法在每个时期呈现出不同的美学风格。金学智指出:“中国书法史上各时代的群体主导风格特征归纳如下:商周尚象,秦汉尚势,晋代尚韵,南北朝尚神,唐代尚法,宋代尚意,元明尚态,清代尚质。”[7]依此可知,“气”(势)则为汉代瓦当书法的主要美学风格。李泽厚亦指出:“人对世界的征服和琳琅满目的对象,表现在具体形象、图景和意境上,则是力量、运动和速度,它们构成汉代艺术的气势和古拙的基本美学风貌。”[4]依此来看,汉代瓦当书法的本质在于运动、力量和气势,而其中的力量和运动则构成了其气势之美。

3.1运动

瓦当寓动于静,其本身是静止,包括书法文字在内的纹饰则是呈动态的。“一般形式美经常是静止的、程式化、规格化和失去现实生命感、力量感的东西(如美术字),‘有意味的形式’则恰恰相反,它是活生生的、流动的、富有生命暗示和表现力量的美。中国书法——线的艺术非前者而正是后者,它不是线条的整齐一律均衡对称的形式美,而是远为多样流动的自由美。”[4]70瓦当书法的美不是静止或程式化的,而是运动、变化的,其运动变化的审美形态生动多样,如飞动、波动、流动、逸动、旋动,等等,如下三例可窥其态:

一是飞动的延年飞鸿瓦当(图16)。“延年”二字原本呈静稳之态,但由于画人了处于二字之间的硕大的展翅高飞的鸣雁,二字则仿如乘着鸿雁翩翩飞翔而去,仙风禅味十足。

图16延年飞鸿瓦当

二是波动的宫瓦当(图17)。“宫”的书写极具心思,字体完全变形图案化。“吕”字像喇叭裙的女俑,而宝盖头则化作一道道弦弧纹,似水受外力而波动,荡漾的水纹涟涟,极具视觉冲击力。

图17宫字瓦当

三是流动的永受嘉福瓦当(图18),文字为极具意趣性的鸟虫篆体,四字结体疏密均匀,线条蜿蜒盘曲,如无数小虫在蠕动爬行,行云流水的线墨,畅达秀美。

图18永受嘉福瓦当

3.2力量

东汉蔡邕在《九势》里指出,书法必须讲究笔力,切忌“笔软”,他认为:“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2]6瓦当书法讲究笔力,字体充满力量,展现崇高的阳刚之美。

例如,刚力的卫字瓦当(图19)。“卫”字布满当面,笔画瘦硬尖锐,像一位身穿甲胄手执利器的卫士,刚劲而孔武有力,虎虎生威。

图19卫字瓦当

弹力的李字瓦当(图20)。“李”字结体舒展,线条富于弹力韧性,婉转方折自如,显得轻盈隽丽。

图20李字瓦当

浑力的上林农官瓦当(图21)。“上林农官”四字书写规整端庄,线条浑圆,曲直之中透出骨力。

图21上林农官瓦当

3.3气势

清代沈德潜强调诗文以气胜,他认为:“文以养气为归,诗亦如之……而欲振荡其势,回旋其姿也。其间忽疾忽徐,忽翕忽张,忽淳潆,忽转掣,乍阴乍阳,屡迁光景,莫不有浩气鼓荡其机,如吹万之不穷,如江河之滔莽而奔放。”[8]汉代瓦当书法亦然,遒健雄放的书法透射出无可阻挡的伟岸气势。这种气势之美既来自于外在的千姿百态的书法运动形态,又来自于内在的令人感动的书法笔力力量。

这里有霸气的单于天降瓦当(图22)。“单于天降”四字结体沉雄有力,线条浑厚劲健,气势如虹的臣服天下之霸气跃然纸上。有雄气的万岁瓦当(图23)。“万岁”二字斜势而写,字体疏朗雄健,自信洒逸,君临天下的雄肆王权之气赫然在目。

图22单于天降

图23万岁瓦当

有伟气的永奉无疆瓦当(图24)。此瓦当的文字严谨庄重,方圆兼备,英伟之气逼人。

图24永奉无疆瓦当

关于汉代瓦当书法,我们强调不是其笔势,而是它的气势——书法所表现出来的时代审美文化精神意蕴。“汉代开创了一个伟大的盛世,作为反映这一盛世的各种观念形态的文化,都贯注了一种以‘大汉气象’为标识的恢弘、自豪、博大、昂然的向上的时代精神,唯有这种精神,才能反映出盛世的景象与汉人的气度来。”[9]所以,大汉王朝的文艺展现的必然是一种大汉气象的审美文化表征。尚气(势)的汉代瓦当书法风格正是大汉气象尚气(势)的审美文化特征的具体表现。

对此,宗白华在《中国古代的绘画美学思想》中指出,汉代的艺术具有“生动”的特点,其绘画、雕塑、舞蹈和杂技等都是热烈飞动,虎虎生风[6]52。汉代瓦当纹饰即是如此,它除了有充满动感活力的动物、神秘恐怖的神兽、生生不息的植物、婉转流变的几何、生气活泼的人,还有就是气贯流动的书法文字。在汉代瓦当书法里,少有脂粉气、山林气、市井气或者台阁气,更多的是丈夫气、剑气、豪气或志气。在书法文字内容上,它毫不掩饰地展示国威、君威和权威,大方坦诚地宣告渴望权贵、财富、名利、长生和幸福。在形式上,以灵活多变的技法匠心独到地设计、布局、变形和组合文字。在风格上,千变万化,绚丽多彩,令人叹为观止。动、力、气三位一体的瓦当书法,将激情奔放、奋发昂扬、蓬勃旺盛的汉代精神风貌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4结语

由上文可见,“气”是汉代瓦当书法重要的艺术表现因素。瓦当书法所展现出来的气象、气势和气韵,表明它已经达到了“气韵生动”的艺术臻境。美国格式塔心理学美学家阿恩海姆提道认为:“‘气韵生动’,即生命之气回荡于其中。通过这种可以由笔触中察觉得到的性质。上天的呼吸‘赋与自然中一切事物以生命,并一直支持着运动和变化的永恒进程’……如果艺术作品包含“气”于其中,它必然反映出一种精神的活力,这种活力正是生命的本质之所在’。”[10]作为蕴含‘气’的艺术品,瓦当书法以其生动形象的文字之象表达情感,表现气格,展现气势,令我们从中领略到独特的艺术韵味,探寻到丰厚的审美文化意蕴。在其背后,则是瓦当书法作为一种“生命的形式”传递出“生命的意味”。惟其如此,汉代文字瓦当达到了古代瓦当的艺术水平最高峰,虽历经千百年,它的艺术魅力依然引人人胜。

参考文献

[1]叶朗.中国美学史大纲[M].上海:J:海人民出版社,.

[2]上海书画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室.历代书法论文选[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

[3]宗白华.艺境[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4]李泽厚.美的历程[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出版社,.

[5][美]苏珊·朗格.艺术问题[M].滕守尧,朱疆源,泽.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43.

[6]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l:51.

[7]金学智.中国书法美学[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

[8]沈德潜.说诗啐语[M].霍松林,校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9]杨树增.汉代文化特色及形成[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48.

[10][美]鲁·阿恩海姆.艺术心理学新论[M].郭小平,翟灿,译.北京:商务印书馆,l:77.

编辑:鸣谦

校对:丁左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xuelianjp.com/ccwbjj/13458.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