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青春前沿

青春?前沿宜兵战争离我们渐行渐远,一晃30余年过去了,当年参加了云南边境对越自卫防作战的青春少男少女们如今都已年过半辈,但他们对云南边陲山野盛开的山茶花,茂盛的芭蕉树,橡胶树和一草一木都是一生牵挂着的。特别是持续了多年的那场战争,已铭刻在他们的心灵深处,一生都不能忘记。回眸昨天,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对越作战有三次,其中两次都是在南中国海的西沙和南沙海战,都是很小的海军海战。发生在广西、云南边境地区的山岳丛林中的对越作战,规模较大,先后轮流参战的部队多,持续的时间也较长。虽然老山、者阴山地区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是一场局部的战争,它主要是以陆军为主的战斗。参战的部队有炮兵,步兵,通信兵,侦察兵等单兵种的作战。当然,空军也出动了,但没有直接投入战斗,只是在边境集结待命,战斗也主要是以攻击拔点和防御作战为主,炮兵和步兵是战斗中的主力部队。参加过战斗的军人都知道,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期,我国的部分野战军分批轮战,目的主要是锻炼部队。30多年前,我随兰州部队47集团军轮战,是在不脱离战斗的一年半的战地记者岁月中,到过前沿的哨位,炮兵观察所,指挥所采访过。

在前沿,的确是危险随时都存在的,随时都有枪声和炮弹的爆炸声。前沿23号阵地,钢铁阵地钢铁人那是在年7月的浓雾缭绕一个早上,我随到前沿送弹药和给养的一个班一起从芭蕉坪加榴炮兵营指挥所出发,身上带了一支手枪,一个“光荣弹”,到前沿采访。任务是前一天晚上,上级领导电话层层给我下达的。

接到命令,我没有多想就立即出发。行进中,同行的战友们说,原来到前沿一线是没有路的。亚热带的山岳丛林中,山连着山,山坡和山沟里都是树和草相连,茂盛地疯长着,都是军工们在一次次的送弹药和给时,是用刀砍割,用自己的双脚和鲜血踩出的一条羊肠小路,不足35厘米,路的两边都是茂盛的亚热带植物和大桉树,有的路段旁边的草丛中还埋有密集的地雷。

在前沿23高高地炮兵前沿观察所。右一为无线班长安丰全,依次是有线班长关发挥、连长魏东学、万自义

在前沿的路上行进,还有遇到小股越军偷袭被抓俘的危险。我带的那颗光荣弹即手雷。带上手雷,主要是防止被抓当俘虏,是如果在特殊的情况下万一遇到被越军抓住的情况时,就要毫不犹豫地拉响手雷,保持中国军人的气节,在祖国需要的时刻献出生命。行进了四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到达前沿。23号阵地是一个由61师步兵、地面炮兵旅前沿观察所组成的一个环形阵地群中的一座小山头。前沿阵地都是由一个又一个小山峰组合成的,每个阵地的山坡上都是密集的雷区。经过14军、1军、67军战友们的连续坚守和多次加固,已经成为了一个个坚固的前沿哨位。

观察所哨位上,有一个个的猫耳洞,洞很小,虽只容下一个人卷曲着坐下或躺着休息,里面都是钢结构的,外面是用一袋袋蛇皮袋装满砂石和泥土,一袋袋地码砌成的钢铁般的阵地。这是我军利用山地的地形和岩石的间隙间出现的窄小空间,独创出的一种在前沿长期坚守的工施,炮兵观察所的炮对镜、高倍望远镜等仪器是架设在山峰的树上,伪装的很好,一般情况下越军的侦察仪器是发现不了的。在前沿23号阵地观察所执行观察任务的有五名战友组成,两名指挥员,一位是炮兵连长,名叫魏东学,宝鸡人,另一位是炮兵连的指挥排郑排长,年龄和战士差不了几岁,他们都先后毕业于沈阳炮兵学校。他们都是我在指挥排时的排长,其他几位战士我都熟悉,都是在和平时代一起朝夕相处的战友。夜幕降临,晚上的前沿一片寂静。大约在9是许,情况就不妙了,阵地下出现了星火点点,还在向上移动着,魏连长判断,可能是越军开始偷袭我观察所了,话音一落下,于是大家迅速的拿起了武器,有的拿起冲锋枪,有的拿起自动步枪,有的拿起手榴弹,一起向下开枪,投弹。我拿起了一杆冲锋枪就向下扫射,郑排长在投了几十枚弹后,也拿起一杆冲锋枪点射射击,立即换下了我,让我往弹夹里装填子弹,轮番射击,周边的阵地上的战友也交叉射击,在前沿都用的是轻武器,持续了半个小时后,枪弹声渐渐的停息了。可能是小股的越军,魏连长也就没要求炮兵炮火增援。在后来的三天里,阵地上很平静,我在完成采访计划后的时间里,也在炮队镜前观察对面敌人活动的情况,在炮队镜里越军走动、车辆行驶等活动情况都清晰可见。阵地上没有水了,就随观察所里的战友到阵地的山脚下背水,深刻地体验了他们每天只能吃上压缩饼干和罐头的的战地生活,为后来创作战地诗歌,积累了很多素材和体验感悟。上阵地艰难,下阵地更是艰难,要下只能等下一次送弹药的军工战友来后再护送我下去。四天后,我完成而来采访任务,下阵地后就直接到炮兵旅的机关所在地茨竹坝,和杨斌干事一起撰写稿件,把所在的经历和前沿官兵的战斗生活写了一篇多字的长篇通讯,名字就叫《难忘四昼夜》,经过政治部审核后,发表在军部办的战地报纸《猛进报》上,可惜,由于当时战斗的环境下,我没有保留下登有那篇报道的报纸,直到20多年后的今天,每每想起,倍感遗憾。采写河南滑县籍战士的《钢铁阵地钢铁人》在河南当地电台的新闻节目播出后,反响强烈,当地的许多青年纷纷这位战士写信和邮寄慰问品,真正的起到了前线和方的桥梁作用。理解万岁!在前沿、在后方传唱流行。八十年代上甘岭从硝烟中走出的都是英雄八十年代上甘岭,是在老山前线对越自卫防御作战的东线,屹立在盘龙江东边的一座大山,河西便是老山,两山相对,山后的便是越南的大青山、小青山。中越双方在此地区都是重兵陈列,八十年代上甘岭上及周边的地区,我军的兵力部署较多,有坑道工施,有部分是用混泥土浇注的,相对安全。在这里采访,我也就不需要有很多战友保护,可自由地在炮兵观察所,步兵一线阵地采访,韩秀峰就是我在步兵前沿阵地上认识的,他当时就坚守在一个阵地上,我进去和坚守在这个阵地上的战士们交流时,其中一个很瘦小的战士,他对我说他也喜爱写作,是陕西蒲城人,在交谈中他给我拿出了他新近写的一篇报道《陕西愣娃在前沿》,是发表在《陕西日报》上的。

作战结束后,他转业到陕西日报社做了一名记者,到过西藏采访过援藏干部,后来在西安又办起了《今早报》,做总编辑,成为了一名新闻战线上的领军人物。如今,他在陕西日报社新闻调查部工作,仍然从事新闻工作。地炮兵旅中的一等功臣冯中江,他就是从宁夏中卫入伍的一名战士,在我采访期间,他也是守卫在八里河东山一个阵地上的一个炮兵前进观察所,在一次炮战中,他执行观察我军炮弹落入越军阵地地炸点的任务,不怕牺牲和危险,不幸越军的一枚炮弹爆炸后一片弹片飞落在他的身上,割断他的喉管,来不及实施战地急救就牺牲了。在旅报道组长张应银领导报道骨干,立即组织,扎实采写,《丹心谱》这一长篇通讯迅速地在《宁夏日报》、《猛进报》、《铜川报》等报刊刊发,均在显著位置刊登,用实际行动告慰英雄的忠魂。只要时间允许,我在八里河东山,一个阵地接着一个阵地地采访,61师守卫的许多阵地我也去过。刘翔、李旭东等就是从这支红军师中涌现出的战地诗人,他们就是在八里河东山一线阵地上浴血战斗,作战间隙,发起并成立了“红土地”、“和平鸽”等战地诗社,他们写的诗歌,前沿的战士爱看。“子弹洞穿了我们的的身体,我们也夹死了子弹”。这是多么豪迈的诗句啊,大气磅礴,把战士誓死如归,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领土的决心表达了出来。在当时的中国文坛,是没有那位诗人能写出这样的诗歌佳句。临别时,我让李旭东把这一诗句写在了我的采访本上,作为纪念。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周良沛等一批专业作家、编辑等在老山前线召开战地诗会,在和浴血奋战在前线的战地诗人面对面地交流时,对战士们创作出的军旅诗歌评价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用“战士本色就是诗”这句话概括前沿的诗社和战地诗歌。周老回到北京后,在纪念毛主席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45周年的纪念会上,专门撰文称赞老山前线战地诗歌,并倡导老山诗,他自称再三地说,老山的诗旗和战旗是一起飘扬的!作战结束后,他们回到了甘肃天水的驻地,还出版了一本诗歌集《老山,中国军人的太阳林》,并给我寄了一本。在以后的岁月中,我也再没有机会见过那些优秀的士兵。也不知道以后是否有缘在见。当然我是渴望着和他们见面再叙文学,再谈战地诗歌创作体会。如今事隔多年,我还清晰地能回忆起和他们一起在猫耳洞生活过暂短的日子,在没有战斗的间隙,战士们都是拿起书本研习文化;或有的战士弹起自己心爱的吉他高歌一曲。其实,战地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他们都是从心灵深处渴望和热爱和平的。

在八里河东山炮兵观察所,右起依次是,郑开祥、万自义、高平、腾加明。

年,云南老山前线茨竹坝战地诗会,我和周良沛(左)在一起

战地诗会,前沿战地诗人和云南日报副刊编辑合影。右一为刘翔,依次是马维新、春城晚报编辑胡廷武、万自义、云南日报副刊编辑杨伊达、马占江、山子。

在八里河东山芭蕉坪和战地诗人刘翔、李旭东合影。

在八里河东山“八十年代上甘岭”采访时留影。

云南老山前线。炮兵阵地也浪漫,大炮伴我的青春岁月瞬间。

在炮兵阵地上沉思注:本文写的较早,后来的情况是,在年前后,《今早报》和《三秦都市报》合并,之后,韩秀峰在陕报社下属的子报三秦都市报工作,现在《陕西日报》工作。

点击下边蓝字,阅读宜兵先生的其他作品

讲述/脸庞定格在19岁的记忆里

讲述/苍溪烈士罗军遗腹女的婚礼

旅程/湘西情思

燃烧的文学梦想源于老山战场

往事/硝烟中绽放老山兰(2)一个不该尘封的故事

军营里的故事/重返军营

长篇报告文学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3)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4)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一)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5)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二)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6)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三)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7)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四)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8)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五)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9)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六)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10)守与攻中越军人血拼夺老山(七)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11)兰剑出鞘首次信息战(上)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12)兰剑出鞘首次信息战(下)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15)最后的拔点虎豹军威(上)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16)最后的拔点虎豹军威(下)

阅读更多的作品,请







































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治疗白癜风哪家比较好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xuelianjp.com/ccwbnr/791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